置顶

回望上甘岭战场:你翠绿的身躯

2018-10-11 16:45:41    中国军网   

1、楔子

暗夜、灌木、衰草,近在咫尺的敌人居高临下密集的火力网。

感受到这一切的时候,邱少云的耳畔响起师长向守志铿锵有力的话语:“拿下391高地,胜利的关键在潜伏,潜伏的关键在不暴露目标,不暴露目标的关键在信念与纪律……为整体,为胜利,哪怕就是面临死亡,也绝不能暴露目标!”

邱少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第29师87团9连战士。391高地位于上甘岭西侧,周边地势平缓,便于美军重装机械化部队发挥火力和机动优势。为抵御敌人的进攻,15军动用了主力44师,同时配属了邱少云所在的87团以及大量火炮。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进入1952年秋季有限进攻阶段,也是上甘岭战役打响前夕。

391高地是敌人设在我军阵地前的一颗“毒牙”。占据在高地上,敌人可以毫不费力地俯视我纵深前10多平方公里的阵地,严重威胁我15军与右邻第38军结合部的安全,威胁上甘岭的安全。

然而,拔掉这颗“毒牙”并非易事。高地周围是3000多米宽的开阔地,没有任何遮蔽,面对敌人的飞机、火炮、机关枪,唯一取胜之道就是潜伏。利用战斗打响的头一天夜晚,让先头部队越过开阔地,潜伏到敌人的鼻子底下,等到天明,再等到夜幕降临发起进攻。潜伏将近一天一夜。

胜利在此一役!

回望上甘岭战场:你翠绿的身躯

2、磨刀

最后一次实战检验赶上一个难得的好天气,蓝天清澈,白云飘逸。师长举起望远镜,瞄准模拟作战地形仔细查看,果断地下达命令:“立刻发起进攻!”

战士们从遍布灌木蒿草的山坡上跃起,只见冲在最前面的爆破班,一个瘦瘦的身影冲到“敌碉堡”前,迅速将手榴弹塞进去,接着滚翻。不知怎么,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新任9连连长程子英心“咯噔”一下。

演练结束,连长把邱少云叫到跟前,严厉地问道:“你怎么搞的?知不知道战场上一秒之差意味着什么?”

邱少云没吱声,额头的汗珠不断渗出来。

连长越说越来气,卫生员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报告连长,邱少云有情况。”

“什么情况?”连长不依不饶。

“他腿上长了一个大疖子。”卫生员边说边比划着,“都有拳头这么大了。”

连长愣住了,伸手就去捋邱少云的裤腿,邱少云一把抓住裤角,死活不让看。

“听我的命令,别动!”

待捋起邱少云的裤腿,连长用手一摸,疖子很硬,还有些发烫。

“长了这么大的疖子,你怎么不报告?”连长责问卫生员。

“他不让说,怕连里不让他参加战前训练。”

连长鼻子一酸,舒出一口气说:“这疖子不好,你还真不能……”

“不行啊,连长!”邱少云还要论理,连长摆摆手:“不要说了,执行吧!”

邱少云被关在坑道里,整日心急火燎的。这天,卫生员来换药,他一把拉住卫生员的手说:“能不能想点别的法子,让它好得快点?”

卫生员摇摇头,邱少云急了,“那就把这鬼东西给我割掉!”

“疖子没冒头,割起来会痛死人。”卫生员提高了嗓门。

“我不怕痛。真的,啥样的痛我都能忍得住。动手吧,我闭上眼睛。”

“不行!”

“好吧,我自己来。”邱少云说着,就去抢药包。

“剪刀也能剜。”邱少云从睡的铺草下取出一把做针线活的旧剪刀,递给卫生员。

卫生员扭过头,不肯接。

“我自己来,剜块肉有啥子难的?!”他举起剪刀就朝大腿上戳。

卫生员一把拽住他。

“这不行,那不行,啥子才行?难道你高兴看到我漏掉一场战斗?”邱少云两道眉毛拧起来。

卫生员没招了,只好打开药包,取出一把小剪刀,用棉球消了毒。两个人默默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完成了一次异常的“剜肉疗毒”。

3、荣誉

1952年10月11日,农历8月23。这是一个精心选择的没有月亮的夜晚。

此前,每个志愿军战士都收到一份来自祖国亲人的慰问礼包,里面还有一枚闪闪发光的抗美援朝纪念章。

程连长特意穿上了一件新军装,集合队伍,喊了一声:“同志们,让我们把祖国人民授予的抗美援朝纪念章戴在胸前吧!”

邱少云和战友们纷纷将纪念章庄重地佩戴到胸前。

连长大声问:“祖国人民给了我们无上的光荣,我们该用什么回报亲人呢?”

“拿下391,消灭侵略者!”战友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指导员走到邱少云身旁,邱少云低沉着说:“老连长牺牲了,我要替他报仇!”

指导员的眼圈红了。不久前的一次战斗,老连长被子弹打断了腿部大动脉,血不住地涌,他一直向前冲锋,直到倒下。

指导员拍了拍邱少云的肩膀说:“好样的!”

白色的薄雾托起天边殷红的晚霞,向师长站在队伍前面,做开拔前的最后动员。

“同志们,为了确保战斗胜利,在发起冲击之前,哪怕就是面临死亡,也绝不许暴露目标。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必须严守军事上的信条:坚决地牺牲个体,保证整体的胜利。”

邱少云静静地听着,把首长的话牢牢刻记在心中。

4、意志

夜,万籁俱静。部队悄无声息地匍匐在夜的黑幔里,潜伏到敌人的眼皮底下。

邱少云所在的一排爆破班距离敌人的工事最近,只有60米。铁丝网像魔鬼的牙齿,横亘在面前,透过灌木和草的缝隙,能看到高地上鬼魅一般的暗堡,听到流动哨兵发出的咳嗽声。

这样近的距离,就是一只兔子的跑动,也会引来山脊上地堡、交通壕里的机枪、步枪、冲锋枪恶毒的交叉火舌。

邱少云当然知道,在发起冲锋前,自己就是一丛草木,所有潜伏的人都只是深秋的草木,不能让敌人看出丝毫异样的迹象。

夜风裹着寒霜,很快将薄薄的军衣打透。临近拂晓,气温降到零度以下,所有的战士都以超常的毅力抵御着寒冷,当然更要紧的是忍住不能咳嗽。

终于,淡淡的乳白色抹掉了夜色的浓黑,山坡披上了一层浓雾。当浓雾被东方迸发出的红色光焰一片片撕破的时候,凶险的391高地露出清晰的轮廓。

在邱少云侧后不远处的副班长李士虎,两眼紧紧盯住前面密布的铁丝网和碉堡群。他看了一眼隐蔽在自己侧前方的邱少云,发现他好像正用鼻子闻着面前的土地。

前几天听到家乡土改的消息,邱少云就抓起一把泥土,放在鼻子跟前闻了又闻。

太阳越升越高,光焰变得火辣辣的。草丛中的蚂蚁、蟋蟀、蝼蛄、蝎子、草爬子开始活跃起来。

这时,一个意外发生了。

敌人一个班的5个兵拎着水桶钻出地堡,朝李士虎、邱少云等人隐蔽的方向走来。踩踏蒿草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20米、15米、10米……

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敌人就走到山坡下的一条小溪边,边吸烟边张望。埋伏在草丛里的战士又骤然紧张起来。

敌人什么也没发现,小心翼翼地往回返。脚步声再次响起,这次他们是自下而上地往回返,坡上的情况一目了然。战士们屏住呼吸,心都蹦到了嗓子眼。

突然,一个敌人一脚踩到了一个潜伏战士的身上,吓得连忙后退两步,撒腿就朝山上跑。几个人一边跑,一边向草丛里“砰”“砰”放枪。

5、烈火

糟了,敌人发现了目标。

这5个家伙一旦跑上山,山上敌人的大部队必定居高临下恶狠狠地扑下来。

40米、35米、30米……李士虎看了邱少云一眼,邱少云在草丛下紧紧抓着冲锋枪,两眼冒着火。

但没有命令,谁也不能轻举妄动。

突然,一阵嘶鸣声划破天宇,紧接着,山坡上响起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关键时刻,我军指挥所命令后方的炮兵开火了。

李士虎见邱少云扭过头,冲他微微笑了笑。

敌人显然觉察到了什么,半小时后,空中出现了敌机。随着敌机的俯冲,航弹、地面的炮弹、子弹,铺天盖地倾泻下来,山坡上硝烟弥漫,弹石横飞。邱少云和战友们紧紧匍匐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敌机扔光了装载的炸弹,飞走了。渐渐地,地面的枪炮声也停止了,炮火轰炸过的山坡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没一会儿,敌人开始投放燃烧弹,火焰立刻升腾起来,刺鼻的浓烟笼罩了潜伏区,熏得人喘不过气,但更多的烈火被风卷离了潜伏区。

这时,又一颗燃烧弹炸开。一团烈火落在邱少云隐蔽的上风头,蒿草立刻燃烧起来;风助火势,火助风威,邱少云被烟火裹住了。

隐蔽在侧后方的李士虎冲邱少云发出几声“呱、呱”的蛙叫。邱少云回过头,给了李士虎一个坦然的眼神。

李士虎看到邱少云在身子底下艰难地挖着,把冲锋枪和手榴弹、子弹小心翼翼地埋压在身体下面。李士虎的两眼模糊了……

显然,邱少云已经意识到死神的逼近,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火舌爬上邱少云的一只腿,他似乎轻轻抽搐地抖了一下。李士虎知道,这时只要打个滚,或是后退到身旁那个小水沟,他身上的火就会熄灭。

邱少云没有动。

火舌爬上了邱少云的后背,李士虎不敢再看下去。他紧紧握住冲锋枪,两眼死死盯住前方不远处敌火力点。

火蛇游走,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撕扯着李士虎的神经,他似乎闻到了一股肉体焦糊的味道。李士虎嘴唇咬破了,血一丝丝流进嘴里。

火猛烈地燃烧着,邱少云两只手狠狠抠进了泥土里,身体还是一动不动。

邱少云,我的好战友!李士虎痛苦万状地把头埋进草丛。

火舌爬上头颅的时候,邱少云似乎瞥了一眼临近正午的太阳,头一沉,再也没有了声息……

此时,1952年10月12日中午11时30分,距离发起总攻时间还有6小时。

指挥所步话机传来连长悲愤的声音:“邱少云同志在烈火中牺牲了。他直到停止呼吸,始终严守纪律,没有暴露目标。”

傍晚,随着猛烈的炮火急袭,潜伏部队500余官兵旋风般冲向敌阵,用不到30分钟,就将据守在391高地上的敌人全部歼灭。

志愿军战士邱少云年轻的生命令世人感叹,令庸人不解地定格在26岁。翠绿的身躯化作高地上雄伟的山峰,山峰石壁上刻着鲜艳夺目的大字:

为整体,为胜利而自我牺牲的伟大战士邱少云永垂不朽!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