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美国管不住全球石油 因为中国还有安哥拉

2018-10-11 10:50:30    观察者网   

【10月5日,美国新公布的国际贸易数据显示,8月对中国原油出口降至零。虽然中美原油贸易规模不大,中企也将在10月恢复从美进口原油,但在贸易摩擦背景下,这仍被视为信号之一。

短短几天后,安哥拉总统应邀请访华,时间上固然是巧合,事件背后却有必然性。安哥拉已经是中国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国,个别月份还能超越沙特、俄罗斯。

中安友谊脱不开石油,更将超越石油,“帮助其打破‘石油诅咒’,确保中安关系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

作者:戚凯(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外国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专家委员)

近日,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安哥拉共和国总统若昂·洛伦索抵达中国并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本人及中国政府对洛伦索总统及其夫人予以了极高外交规格的接待,不仅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鸣21响礼炮仪式,而且李克强、王岐山等核心领导逐个与其会见。洛伦索总统及其夫人也对此行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专门接见了中国前驻安大使、中铁建领导等一批中国高级官员。这一系列外交互动,使得国内各界对中安关系的前景深感乐观。

那么,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于,洛伦索总统为何能享受如此高规格的待遇?安哥拉国内发展与中安关系的前景又如何?是否存在机遇与挑战?

中安高层互访的固有传统

1983年1月中国与安哥拉正式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一直十分顺利,尤其表现为高层互访不断。包括习近平、李克强、朱镕基、温家宝、吴邦国、王岐山在内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不同时期都以时任身份访问过安哥拉。

安哥拉前任总统若泽·多斯桑托斯在位38年,是非洲地区在位时间第二长的国家领导人,曾先后四次访问中国。洛伦索总统在接替多斯桑托斯总统之前,曾以执政党总书记、国防部长、总统特使身份三次访问中国。2017年9月,洛伦索正式继任总统,2018年9月来华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仅仅一个月后又接受习近平主席邀请再度访华开展国事访问。由此可见,两国高层之间的沟通非常密切。为了延续这个良好的传统,中国对洛伦索总统的到访予以最高规则接待,也是“水到渠成”的做法。

中安能源贸易的利益现实

除去政治友好互信传统以外,中安关系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的“压舱石”,即中安之间的能源贸易。两国之间在石油贸易领域具有极强的供需互补性。

安哥拉石油资源丰富,据《BP2018年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截止2017年底,安哥拉已探测石油储备量达95亿桶,占世界石油总储备量的0.6%;日均石油产量1,674,000桶,约合22.5万吨。

而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高,净进口绝对量大。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2017年原油进口总量为840万桶/日,超过美国的790万桶/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2017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72.3%。

2017年,安哥拉出口总额346亿美元,包含石油出口315亿美元。同年,安哥拉对中国出口203.5亿美元,其中石油价值198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中国是安哥拉最重要的出口贸易对象,同时石油在两国贸易中占有绝对的优势地位,安哥拉每天所出产的原油,约60%的份额都输往中国。

美国管不住全球石油 因为中国还有安哥拉

世界能源格局剧变进一步促进了中安石油合作

传统上美国也是安哥拉重要的石油出口目的地,但2008年美国本土出现页岩油气产业繁荣,美国当地的原油产量迅速增加,其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气)出产国之一。这就使得美国不仅大幅减少了对安哥拉石油的进口需求量,而且美国石油还开始大量出口到国际市场,挤压安哥拉石油的市场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原本就是安哥拉重要石油出口对象的中国就承担了更大的消化作用。中国对安哥拉石油出口事业的意义已经从“重要”升级为“至关重要”了。

自2010年开始,中国从安哥拉进口的原油量维持在每年4000万吨左右,保持相对稳定,之后出现了进一步的增长。2017年,中国从安哥拉进口5042万吨原油,这意味着着安哥拉是当年度中国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国,仅次于俄罗斯与沙特。

在某些时期,安哥拉对中国的石油出口表现甚至会更加抢眼,譬如,2017年3月份,中国从安哥拉进口原油同比增长29.12%至467万吨,超过了沙特的455万吨,使得安哥拉成为当月对华出口石油第二大国;2016年7月,安哥拉对华日均出口石油超过110万桶,是全球第一大对华石油出口国。

美国管不住全球石油 因为中国还有安哥拉

安哥拉的“石油诅咒”风险依然存在

近年来,曾经的拉美富国强国委内瑞拉陷入濒临崩溃的境地,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委内瑞拉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成也石油,败也石油”,由于坐拥大量石油资源,导致经济与财政结构极为畸形,单纯依靠出口石油为生。当国际油价居高不下时,从政府到社会都可以坐享其成,肆意挥霍国家财富,缺乏建设可持续发展经济体系的动力,因而当油价骤然下跌时,国家缺乏应对财政收入骤减的措施,民众也纷纷抗议福利下降,最终使得国家的稳定与发展走入了不断堕落的恶性循环怪圈。

对安哥拉而言,其对中国石油消费市场的过度依赖已经证明它同样面临着类似的“石油诅咒”,国家经济结构单一,财政收入几乎完全依靠石油出口,石油财富被少数上层人士所掌握,社会贫富差距极大,经济动荡与社会不稳定的隐患依然存在。

2006年12月,安哥拉加入石油输出国组织,由于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攀升,石油出口收入大幅增加,2001-2010年安哥拉经济年均增长率为11.1%,居全球第一。然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受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下跌影响,政府财政收入急剧减少,多个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甚至被迫停工,经济增速明显放缓,2009年经济增长仅有2.4%。尽管政府采取多项措施积极应对,经济有所复苏,但增长仍不明显。2014年下半年以来,安哥拉再度受到国际油价下跌影响,财政收入减少,外汇储备下降,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2017年以来,随国际石油价格有所回升,安哥拉经济出现复苏迹象,预计2018年实际GDP增长率达2.4%。然而,以往10%以上的增长率对安哥拉来说,似乎已经成为永远无法重现的历史。

美国管不住全球石油 因为中国还有安哥拉

安哥拉的石油产业风险明显

2017年多斯桑托斯总统卸任之前,安哥拉的石油产业就开始出现颓势,主要表现为投资不足导致产量锐减,同时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债台高筑,外债一度达到136亿美元的规模。

安哥拉的油田多数属于近海油田,相较于陆地油田,其开采难度更大,而且随着油藏压力的下降,油田产量随时间推移而逐渐减少,就需要花费更大的投资去予以维护。然而,由于国际油价一度走低,安哥拉经济发展势头放缓,吸引外资的能力也随之下降,投资不足对安哥拉油田产量下降的影响显得尤为明显。2018年以来,安哥拉的油田产量锐减,呈现直线下滑的趋势,产量下降的幅度几乎是安哥拉与欧佩克其他成员国达成的减产协议承诺的三倍,6月份出口下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一些国际能源咨询公司认为,由于资本支出不足,安哥拉油田产量的下降率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多,为13%至18%。

另一方面,尽管洛伦索总统上任伊始就启动了重振石油产业的计划,撤换了国家石油公司负责人,并计划改革石油管理体制,设立新的管理部门。然而,由于积弊甚多,加之安哥拉国内石油工业领域内利益集团盘根错节,腐败盛行,短期之内这些问题很难得以解决。

美国管不住全球石油 因为中国还有安哥拉

安哥拉发展前景决定了中安关系的前景

对安哥拉而言,与中国能否继续保持友好互利的外交关系,取决于安哥拉的发展前景。一个繁荣稳定的安哥拉,将能够与中国保持互利共赢的关系,也能够继续在中国庞大的能源消费市场中获取可观的份额。反之,一个发展乏力,甚至有可能陷入停滞与混乱的安哥拉,将没有能力维持目前的友好关系。即使能够继续保持友好邦交,那么两国之间的经贸合作也难以实现平等互利,而将呈现出单方面不平等依附的特征。

对于中国而言,进一步发展与安哥拉的经贸合作关系,帮助其打破“石油诅咒”,不仅是在帮助安哥拉,也是在帮助自己,因为这是确保中安关系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之道。

具体来说,出除去传统油气能源领域的投资合作之外,安哥拉的非传统能源与其他产业领域大有可为。积极发掘中国改革开放、利用外资的历史经验与智慧,帮助安哥拉发展金融业、旅游业、现代农业等产业,都可能拥有较好的前景。安哥拉的经济发展越多元化,其经济突然衰退、社会突发动荡的可能性就越小,中安友好的传统就越能得到保障。

美国管不住全球石油 因为中国还有安哥拉


24小时热文